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擴大療癒的第11天期滿
一開始就設定等期滿再來分享
這個療癒的故事是從我請Rohma幫我的琴房做阿法氣風水開始
要怎麼介紹我自己呢?
我是一個抗拒直覺或是所謂很<頭腦>的人
當然這故事更久遠所以省略
為了讓來家裡上課的學生能少一份壓迫感及讓做淋巴頌鉢按摩的個案有個舒適的氣場
當然也私心的希望保護自己及家人更希望有好的收入
(我開始接受自己就是這麼現實,服務要做生活也要過)
那天Rohma來時我一直待在房間裡
一方面想了解阿法氣一方面也想<感受>一下所謂能量的變動
(雖然我覺得自己是麻瓜,但也常有人跟我說我不是,所以就來實驗驗證吧)
在房間裡雖然故作鎮定和Rohma聊天談話,但其實我正在經歷一場變化
將房間調整好後Rohma接了一朵白蓮放在我的心輪上
於是故事開始了

那天結束後我的心輪開始痛了起來
偶而伴隨急促或忘了呼吸(雖然之前我也曾發生過類似的狀況)
但這次我決定面對它 去感受這份疼痛
就這樣時好時發作
然後我開始上網找資料
接下來有朋友建議我做心輪冥想及心靈點化
由於琴房調整過後氣場整個是舒適的
因此一向不靜坐冥想的我也可以稍稍的坐了下來
詢問了離我最近的靈性老師Reshard
那天見面時聊了一下
那短短的時間我的心輪又開始疼痛
靈性老師要我再感受一下確定是否要做點化
於是我在回家的途中  莫名的想起多年前的夢境
就這樣我決定了  認真的去看待我一直抗拒的某些面向

因為持續的疼痛與幫家人做頌鉢時會有共振
我知道我必須先清理我自己 所以很突然的我上了擴大療癒的課程
老實說我其實沒什麼特別想上的靈性課程
一方面其實自己也很質疑這些所謂的能量治療
一方面其實也很清楚自己其實偶爾還是有感度的所以很小心
既然決定清理 總得有個開端

課程一開始練習時 練習的組員就開始咳嗽
那時我心裡又開始了不確定感:不會吧,你別嚇我
第一次的全程練習我是在不熟悉與慌亂中完成
如果問我有沒有感覺,我想是沒有的
第二次換了組員 也不知是因為熟悉的朋友抑或是有了先前的經驗
突然覺得自己對這個療癒不陌生了 覺得一份安定的力量支持著我完成我的練習
第三次時 雖不及第二次的專注與安定,但其實它形成了一個對比
似乎在告訴我:自己有沒有調整好很重要,它影響給出的品質

上完課程開始的練習
每天我都像在看電影進入了頻繁地做夢期
曾經我也很抗拒 因為以前常會在起床時覺得更累
但這次的頻繁期似乎不會對我日常得生活造成影響
應該是說在我決定面對不抗拒時以往那種總是<被罩住>的不適感減輕了
覺得自己精神狀況及思維清晰多了

今天利用北上上課的時間去了趟淡水做蓮花療癒
心輪療程
今天一開始療癒師Mayah讓我抽花精療癒卡做力量之地時
每張卡似乎都對應到這一個月來的過程
一開始躺在按摩床時我的腦袋及身體是沒辦法放鬆的
然後療癒師接引了金光
說也奇怪我似乎慢慢地進入了冥想的階段
然後感覺(看)到了粉色(玫瑰金?)的光
身體慢慢的充滿了<氣> 像是無重力般似的放鬆
這時的我心中還在OS:不是金光嗎?怎麼是粉紅色的?
身體似乎不像是自己的,下意識的我又掐掐自己的手指感覺一下真實性
就這樣我像是在冥想狀態裡睡著了
而且睡得很沉直到Mayah叫醒了我
在我醒來的第一個念頭是:祭壇
我思索著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
也開始觀察自己的感覺,想法
我似乎覺得自己不是睡在按摩床上,而是睡在石板或石磚上
我思考著我是祭品嗎?哪個文化(文明的文化)會用人做祭品啊?
我的想法會不會太奇怪啊?

完成所有療程後我將第一個想法告知Mayah
沒想到她回應了剛剛幫我療癒的<看見>
療癒時她看見了一塊石板 他將石板扳開時,那似乎是個古墓的感覺
一個身著白色衣服的女人靜靜地醒來
這女生似乎突然發現世界改變了
她靜靜的走出來坐在草地上看著一切一語不發

其實現實中在我的腦海裡也常浮出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孩總是靜靜地一個人
畫面裡總是有草地 海 森林 藍藍的天 栩栩的風 一切都好安靜好安靜
所以當療愈師分享她的看見時,我心裡在想是她嗎?
那個常在我腦海裡出現的人

以往我幾乎不會在療程裡睡的這麼沉
今天倒是讓我發現原來還是可以完全放鬆的
後來才知道原來Mayah一開始發現我無法進入狀況
所以問了第八脈輪才會做金光的部分
我開玩笑的說原來我是被<金光打暈>的啦

謝謝這近一個月來的療癒與變化
謝謝在過程中陪伴我的療癒師

也期許自己在未來也能給出很棒的服務
感恩~

文章標籤

張羽芝Shr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瑪瑙頭骨先生  

接觸水晶礦石是很特別的緣分
中間間斷了一些年
重回這個世界其實是很熟悉又很陌生的
坊間多了書多了許多不同的名詞

但對我而言挑選的準則幾乎都是「直覺」「喜不喜歡」
水晶頭骨先生
一開始我也會覺得誰會買這種啊~
但自從看到第一個黃鐵礦頭骨先生並帶他回家後
我居然喜歡上這當初自己不會想帶回家的壙壙

今天的主角瑪瑙頭骨先生
其實第一次看到他時我被他那天然形成的刀疤所吸引
有時覺得雕刻師傅也很厲害
可以依照礦石本身的特色讓他呈現出他自己
但如果以賣相來說可以接受的人就不多了吧
依照頭腦的判斷我將他放回去了
雖然如此 我對他卻有著很深很深的印象
總覺得他是面惡心善 很溫柔的壙壙
他讓我想起了怪醫黑傑克

就這樣掙扎了許久
一星期後我還是決定帶他回家了
有趣的是我一直記得他是黃色的
等到再次看到它時才發現原來他是藍色的
黃色是神聖智慧的顏色
也許他真的是個有智慧的壙壙呢

文章標籤

張羽芝Shr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決定開始上頌鉢時也同樣是接受之前的抗拒
從無感到決定上課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早在好幾年以前就知道頌鉢
買了CD回來聽都覺得無感
直到自己開始願意臣服 願意接受另一個面向
說也奇怪 事情似乎就開始有了變化與目標導向
老師 課程 時間似乎就一個個進入了軌道

上完一階其實很急著想上二階
不可否認自己有生活上的重擔
聽到老師前輩們的分享時會覺得自己好現實哦
雖然很喜歡頌鉢但總也希望能帶來實際的效益

也許也因此心念
上天將我的二階稍作了調整
悄悄地挪到了兩個月後
從老師幫我接收解讀訊息之後
似乎也讓我更接受了另一個面向不隱藏自己
但相對的我也開始去省視自己 清理自己

上課中老師一直提醒音療師內在的品質很重要
雖然我知道 但還是很難去體會
也因此馬上在實務中經驗到
前晚幫家人敲鉢時 家人堅持要一邊看日本卡通
基於好不容易願意讓我敲的前提下我答應了

在一開始敲時一股憤怒竄上我心頭
愣了一下也在心中想:這是我的情緒嗎?
隨即腦海中浮出了火的畫面
我努力的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集中注意力敲鉢
敲到肩膀時明顯聽到左右肩的聲音不同
於是我稍詢問了一下
家人平時會酸的肩膀聲音不一樣
於是我多敲了幾下
在這幾下中我那移動鉢的手不由得抖動了起來直到我離開了那個點
接著我發現我的鉢底到鉢肚居然是溫熱的
這讓我好好奇
雖然家人睡著了 但這中間的變化卻讓我心中存著疑問

回到家我詢問了老師
老師告訴我身為一個音療師必須要把自己清乾淨
這樣才不會在別人的頻率裡觸動自己的頻律
但也可借此機會把自己看清楚
看自己與之共震的部分是什麼

雖然上二階的時間延後了
不過在這樣的實務中我得到了寶貴的經驗與教導
等待上課的日子裡我會好好的靜心與清理
感恩一切的安排~

 

文章標籤

張羽芝Shr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