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一位體驗過面對面與遠距靈氣朋友的分享截取:

三周前的大崩潰,很多事都在一念之間了。還好即時想到友人更早之前幫忙做了遠距靈氣,當時感受有回穩些,趕緊傳訊再問了是否還能約做靈氣。朋友慨然應允。
兩周前的見面,朋友運用了頌缽與靈氣兩種方式,第一次體驗頌缽,覺得頗特別。敲缽時(ㄟ 或是說磨缽?)產生的聲紋(是這麼說嗎?)一圈圈的在身上擴散,還真的把集聚在心中的不安與焦慮都推散開來。
靈氣部份是完全相信友人的處理,這原理我還不太清楚,不過倒也非神鬼之術,大約就是幫忙調整自身的能量這樣(? 這樣講好像也有點玄?想成氣功之類的可能稍稍貼近點?)
接下來的日子好像莫名被加滿了油,很有活力的處理日常,雜念比較少了。不過依朋友的說明,我當時的身體狀況上下部不平衡,左右邊也不平衡。這兩周來倒是有點體會,要用腦力的部分不太靈光(一篇自介也可以搞很久,果然腦袋是空的!!),要跑來跑去要動手做的倒是很迅速。
除了實證科學之外,還是有一部分是心靈感受的天地吧~人可能都需要在兩者間求得平衡。畢竟身心相繫啊!

這段朋友的分享讓我想起了8.9年前的自己
那時正處在一段非常難過的日子裡,於是朋友幫忙繳學費拉著我上身心靈課程,課程名稱是什麼我不知道(後來才知道是家族排列)。接著朋友拿書(靈氣108問,靈氣帶來豐盛)給我看希望我能去學習,我大略地把書翻過後,心裡冒出了:這是騙人的吧,哪有這麼神奇的事。於是書本我轉送了人。
在那幾年我幾乎都是自己找書看,佛經.新時代的書.易經.紫薇斗數.....
 
直到前兩年我決定開始上課學習芳療,然後在一次體驗靈性按摩時我第一次感受到一股溫暖的能量。接著學習頌缽,在上課的過程中親身體會到一些經驗感受與老師幫我接訊息等等,這才真的讓我去接受所謂的能量,雖然以前多多少少也有一份直覺或感受,但總還是希望是有一些實據而非怪力亂神。
 
在一次的頌缽療癒後我突然很想學習靈氣,那時真覺得自己有些好笑,8年前疑問否定的東西居然現在想學?!?!於是我開始找老師找資料看書,那時剛好看到王宇謙老師的書,於是就在一邊看書一邊詢問周遭朋友其他老師資料後決定北上上課。
 
在課堂上老師要我們分享對能量的感受時,我只能回答老師沒感覺。排在最後一位的我聽著前面的同學每個人的分享時,我心裡真的很傻眼因為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輪到我分享時怎麼辦?可是要我硬掰出一些感覺又做不到,所以我只能傻傻苦笑著說沒感覺。就這樣我的靈氣初級課程就在沒感覺中完成了。
 
回到家練習的另一個挑戰則是家人,也是一個不喜怪力亂神的人,所以當我提出要練習時很怕被唸學這是什麼之類的,但還好那天在做靈氣時我們一起體驗到了肌肉放鬆放電的過程,那時我們相視而覺得神奇(起碼家人不會碎碎念我也不會阻止我去上課)。然後家裡的孩子也是很好的練習對象,從練習的過程中女兒們甚至會自己安排什麼時候要頌缽什麼時候要靈氣。
 
接下來的中級課程中開始接觸遠距的靈氣療癒,上高級班時正巧碰到我感冒咳嗽,要做靈氣灌頂儀式時一下咳嗽咳不停,那時我心裡默默地對著自己或是宇宙說著:請讓我平靜下來完成儀式吧。然後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說也奇怪一下我居然平靜了下來直到儀式結束後又開始繼續咳,想當然在高級班時的感受分享我終於有別於『沒感覺』的分享了,那就是在儀式中我可以很平靜的沒咳嗽喲。
 
一路上學習靈氣其實還是有些讓自己覺得不可思議的發生,比方肩頸痠痛除了使用精油也加載按摩時加上靈氣,然後過了幾分鐘後痠痛完全解除像是沒發生過。又比方朋友到工作室來玩,一邊和她聊天一邊工作的我被滾水燙到手指,一時之間想起包包裡的乳液有薰衣草及乳香於是拿起來猛塗在燙到的手指上,因為刺痛,我一邊聽著友人說話一邊直覺地在受傷的手指上使用靈氣,畫靈氣符號,那時我看到了朋友的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很想笑,一個女生比著劍指畫著不知道的符號,換作是我我也會覺得詭異吧。但突然就覺得一股暖暖的氣流包圍著燙傷的手指,雖然我依舊聽著朋友說話卻下意識的去感受手上的變化,那晚碰到熱水時還有些痛感的手指卻在隔天一早有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我相信身體的自癒能力,而在幾次的操作體驗中也發現靈氣真的是一個不錯的輔助工具,當兒子腸胃炎不舒服一夜未眠時靈氣幫助他身體放鬆了下來進入睡眠休息,而女兒則是睡不著或是很累時會來撒嬌要求來個靈氣或是頌缽放鬆。
對一個不相信靈氣療癒的我到已經上完靈氣高級班的我而言,一路上的過程沒有神鬼虛無奇蹟,反而是很生活化的應用在親人朋友與自己的身上,我想這才是最根本實在的收獲。

    文章標籤

    能量 療癒 平衡 靈氣

    全站熱搜

    張羽芝Shr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