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擴大療癒的第11天期滿
一開始就設定等期滿再來分享
這個療癒的故事是從我請Rohma幫我的琴房做阿法氣風水開始
要怎麼介紹我自己呢?
我是一個抗拒直覺或是所謂很<頭腦>的人
當然這故事更久遠所以省略
為了讓來家裡上課的學生能少一份壓迫感及讓做淋巴頌鉢按摩的個案有個舒適的氣場
當然也私心的希望保護自己及家人更希望有好的收入
(我開始接受自己就是這麼現實,服務要做生活也要過)
那天Rohma來時我一直待在房間裡
一方面想了解阿法氣一方面也想<感受>一下所謂能量的變動
(雖然我覺得自己是麻瓜,但也常有人跟我說我不是,所以就來實驗驗證吧)
在房間裡雖然故作鎮定和Rohma聊天談話,但其實我正在經歷一場變化
將房間調整好後Rohma接了一朵白蓮放在我的心輪上
於是故事開始了

那天結束後我的心輪開始痛了起來
偶而伴隨急促或忘了呼吸(雖然之前我也曾發生過類似的狀況)
但這次我決定面對它 去感受這份疼痛
就這樣時好時發作
然後我開始上網找資料
接下來有朋友建議我做心輪冥想及心靈點化
由於琴房調整過後氣場整個是舒適的
因此一向不靜坐冥想的我也可以稍稍的坐了下來
詢問了離我最近的靈性老師Reshard
那天見面時聊了一下
那短短的時間我的心輪又開始疼痛
靈性老師要我再感受一下確定是否要做點化
於是我在回家的途中  莫名的想起多年前的夢境
就這樣我決定了  認真的去看待我一直抗拒的某些面向

因為持續的疼痛與幫家人做頌鉢時會有共振
我知道我必須先清理我自己 所以很突然的我上了擴大療癒的課程
老實說我其實沒什麼特別想上的靈性課程
一方面其實自己也很質疑這些所謂的能量治療
一方面其實也很清楚自己其實偶爾還是有感度的所以很小心
既然決定清理 總得有個開端

課程一開始練習時 練習的組員就開始咳嗽
那時我心裡又開始了不確定感:不會吧,你別嚇我
第一次的全程練習我是在不熟悉與慌亂中完成
如果問我有沒有感覺,我想是沒有的
第二次換了組員 也不知是因為熟悉的朋友抑或是有了先前的經驗
突然覺得自己對這個療癒不陌生了 覺得一份安定的力量支持著我完成我的練習
第三次時 雖不及第二次的專注與安定,但其實它形成了一個對比
似乎在告訴我:自己有沒有調整好很重要,它影響給出的品質

上完課程開始的練習
每天我都像在看電影進入了頻繁地做夢期
曾經我也很抗拒 因為以前常會在起床時覺得更累
但這次的頻繁期似乎不會對我日常得生活造成影響
應該是說在我決定面對不抗拒時以往那種總是<被罩住>的不適感減輕了
覺得自己精神狀況及思維清晰多了

今天利用北上上課的時間去了趟淡水做蓮花療癒
心輪療程
今天一開始療癒師Mayah讓我抽花精療癒卡做力量之地時
每張卡似乎都對應到這一個月來的過程
一開始躺在按摩床時我的腦袋及身體是沒辦法放鬆的
然後療癒師接引了金光
說也奇怪我似乎慢慢地進入了冥想的階段
然後感覺(看)到了粉色(玫瑰金?)的光
身體慢慢的充滿了<氣> 像是無重力般似的放鬆
這時的我心中還在OS:不是金光嗎?怎麼是粉紅色的?
身體似乎不像是自己的,下意識的我又掐掐自己的手指感覺一下真實性
就這樣我像是在冥想狀態裡睡著了
而且睡得很沉直到Mayah叫醒了我
在我醒來的第一個念頭是:祭壇
我思索著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
也開始觀察自己的感覺,想法
我似乎覺得自己不是睡在按摩床上,而是睡在石板或石磚上
我思考著我是祭品嗎?哪個文化(文明的文化)會用人做祭品啊?
我的想法會不會太奇怪啊?

完成所有療程後我將第一個想法告知Mayah
沒想到她回應了剛剛幫我療癒的<看見>
療癒時她看見了一塊石板 他將石板扳開時,那似乎是個古墓的感覺
一個身著白色衣服的女人靜靜地醒來
這女生似乎突然發現世界改變了
她靜靜的走出來坐在草地上看著一切一語不發

其實現實中在我的腦海裡也常浮出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孩總是靜靜地一個人
畫面裡總是有草地 海 森林 藍藍的天 栩栩的風 一切都好安靜好安靜
所以當療愈師分享她的看見時,我心裡在想是她嗎?
那個常在我腦海裡出現的人

以往我幾乎不會在療程裡睡的這麼沉
今天倒是讓我發現原來還是可以完全放鬆的
後來才知道原來Mayah一開始發現我無法進入狀況
所以問了第八脈輪才會做金光的部分
我開玩笑的說原來我是被<金光打暈>的啦

謝謝這近一個月來的療癒與變化
謝謝在過程中陪伴我的療癒師

也期許自己在未來也能給出很棒的服務
感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羽芝Shrima 的頭像
張羽芝Shrima

與自然共鳴

張羽芝Shr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